货拉拉会不会步上滴水搭便车的脚步? st甘化

股票资讯

原标题:货物拉拉队会步滴滴顺丰的后尘吗?

不动声色的,货女被拉到了风口浪尖。

前几天,“一名23岁的女孩在货车上移动时从窗户跳出并死亡”的消息引起了广泛关注。据媒体报道,湖南省长沙市,2021年2月6日晚9点左右,一名23岁的女孩坐货车搬家,在运输途中从窗户跳出,治愈后死亡。

直到2月21日,Cargo Labrador发布事件描述,称公司已成立专门团队负责此事,并表示平台不会在此事件中逃避责任。

对于货运小姐来说,这一事件的发生时间非常“巧合”。1月份,货运代理迎来了总额15亿美元的F轮融资,使估值达到100亿美元。融资由红杉资本中国和高淳资本牵头。还有消息称,Cargo Lala近期准备上市,预计将于今年下半年IPO。这个时候出现了重大问题,显然不愿意被货运人员看到。

想去公益拉拉,梦想破碎?

2020年,同城货运成为新的出路。也许是蛋壳风暴导致了很多人逃离长期租住的公寓。综上所述,2020年,同城货运热度还会继续上升。

热度之下,吸引了不少选手入场。2020年6月,滴滴货运在首批试点城市成都和杭州正式上线。开业第一天,每天总订单的20%超过1万单。今年年初,滴滴货运完成了15亿美元的A系列融资,成为货运代理的强劲竞争对手。另一个货运平台曼邦集团也获得17亿美元融资,正式进入同城货运市场。

这个时候面对大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显然会对其IPO产生很大的影响。

本来货物拉拉队的前途几乎是“一片光明”。一个月前完成的15亿美元的F轮融资与5.15亿美元的E轮融资相差不到一个月。显然,货运代理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结合下半年IPO的消息,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给出的目标估值达到300亿美元,两轮快速融资就像是上市前的一剂强心针。

货运拉拉所在的同城货运市场发展潜力很大。根据《2020-2026年中国同城货运行业全景调查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中国同城货运行业前10名市场份额仅为3.5%,意味着90%以上的市场尚未挖掘。巨大的市场发展前景意味着未来仍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然而,一个“突然”的变化堵塞了货运代理的前进之路,同时也粉碎了他的上市梦想。

成为第二个滴滴出行?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事件的发生对货运工人来说应该是不可避免的。特别是这次事件和之前的滴滴和风车有很多相似之处。

在微博上,死者女孩的家人曾贴出张文,称女同性恋的货车在途中迷路三次,当家人询问车内是否有录音录像资料时,女同性恋工作人员回答说车内没有录音录像设备,女同性恋的货运APP也没有滴滴那样的自动录音功能。

事实上,在滴滴出行没有问题之前,滴滴也缺乏对出行的监管。滴滴直到安全问题接连发生多次,才彻底改变和提高自己运营车辆的安全性,最终导致顺风车业务暂停。

搭便车对滴滴的影响是巨大的。据极光大数据统计,滴滴出行的月DAU量从2018年8月的1600万下降到12月的1105.7万,4个月下降近500万。网车安全事件甚至对中国共享旅游市场产生了很大影响。

据统计,2015年至2019年,中国共享旅游产业的市场规模从993亿元增长到2837.6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0%。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共享旅游市场增速达到近60%。在2018年连续两起搭车人谋杀案后,2018年的增长率迅速萎缩至20%左右。显然,安全问题对客运行业有着深远的影响。

然而,同一个城市的货运与搭便车这样的旅游业务相比存在一些差异。

本质上,货运车只是货物运输,所以选择货运车的用户大多以货物运输为主,很少有用户跟随自己的车。这也使得平台在货物运输过程中更加注重仓储评价,而忽略了用户跟车带来的安全隐患。货运工人的运输车辆很少配备监控摄像机或记录设备也是如此。

但是也有乘客选择跟着公交,这和网上坐公交差不多。公交车上没有监控记录设备,显然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虽然货运代理的主营业务不是网络车,但其性质也导致了与网络车形式的一定相似性。对于会涉及网车类似业务的平台,为什么安全防护措施做不好?这是货运代理必须反思的问题。

经历了一次骑行,滴滴元气大伤。搭便车业务被叫停后,滴滴占据了很大的市场份额,由后来者直接瓜分。滴滴有一次搭便车旅行,没有对手。2020年10月,滴滴正式向HKEx提交招股说明书。根据公布的招股书,根据市场研究公司Frost & amp;根据Sullivan的报告,2019年,滴滴在国内顺风车市场排名第一,市场份额为66.5%。

滴滴的搭便车业务因为不安全几乎销声匿迹,同样有安全事故的货运小姐现在正一步步走上滴滴的老路。

一个货拉拉在内忧外患下能走多远?

缺乏安全保护措施不是货运工人的唯一问题。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女货投诉次数超过3000次。投诉多是货车司机服务态度差,收费不合理,收费不合理。一些用户表示,卡车司机对司机的服务质量控制不力,导致大多数投诉集中在司机的服务质量上。

不同于滴滴从每个司机订单中获利,货运代理采用会员制注册。想在货台接单的司机,首先要交一定的会员费。如果要审核司机的资质,会大大减少从会员费中获得的利润,这可能是货车司机审核司机相对宽松的原因。

除了货运拉拉队内部安全措施意识薄弱之外,在外部,货运拉拉队也面临着强大敌人的巨大压力。

与过去的滴滴不同,虽然顺风车业务被破坏打击,但滴滴依然有网络车业务支撑,而相比之下,货运代理唯一的业务只靠货物运输。

在货运小姐的背后,其他几家公司也在关注着它。

滴滴货运,滴滴旗下子公司,依托其强大的本土旅行社平台,掌握了大量的用户资源;同时,在产品知名度上,明显强于货运工人。不仅如此,滴滴背后的资本力量还远远比不上货运工人。滴滴在当地旅游多年积累的算法和数据积累,也是货运员难以追上的。至少,在安全方面,货女已经不是滴滴的“对手”了。

而另一个对手是老牌货运公司满邦集团。曼邦集团由江苏云曼曼公司和贵阳卡车公司合并而成,成立于2017年12月22日。其主要目的是通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降低货车司机空置率,提高货运效率,打造一个连接人、车、货的超级数据平台。曼邦集团就像一个物流版的滴滴,把共享出行的理念搬到了货运上。

同样在去年11月,曼邦集团宣布完成约17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在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的同时,满邦集团也宣布对集团运力板块平台云曼曼品牌进行迭代升级,正式以“云曼曼”品牌进入同城货运市场。

得益于曼邦集团长期积累的公路干线物流服务,截至2020年11月,其平台认证司机突破1000万,认证货主突破500万。借助这个庞大的规模和基础,进入同城货运的曼邦集团无疑是货运代理的竞争对手。

除了后来的强劲竞争对手,还有斗了很久的快狗,也在盯着拉货人的一举一动。快狗出租车的前身是58速列车,由58天列车支撑。58自己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可以引导快狗打车,同时有58的资金背书。快速狗出租车一直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强大敌人。

就像滴滴搭车事件后滴滴的搭车业务到现在还没有恢复,事件发生后其业务必然会受到很大的冲击。在目前被竞争对手虎视眈眈的情况下,这显然是货车司机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到最后,一旦事情走错了方向,那货女就很难再挣扎了。从这一点来看,货女的IPO梦在短时间内会变成“白日梦”。

先不说货女能不能上市,以及跳窗事件的趋势,至少在很多用户眼里,货女已经打上了大叉。

货拉拉似乎也步了滴滴的后尘,正向深渊进发。

作者:松鼠回归搜狐,多看

负责编辑:


以上就是货拉拉会不会步上滴水搭便车的脚步?st甘化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强丹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