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平安信托,为什么这个官司要上最高法院? 占有率

股票资讯

红周刊特刊|胡东辉

没有机构投资者的支持,上市公司的高价格上涨是可以实现的。有的机构愿意接手报价,有的无奈。但如果光明面下有阴暗面,双方又签订了一份担保协议,对机构投资者的收益进行补偿,这种做法完全不新鲜,无异于欺骗外界,误导投资大众,损害不了解真相的投资者的利益。最近有这样一个诉讼,一直到最高法院,最终判决是保证协议有效。这件事应该怎么想?一言难尽。

订阅飞信的固定收益股票有一个有保证的底部

事情应该从2016年3月开始。当时平安信托和第一证券签订了180号信托合同,约定成立180号信托,预计规模4.5亿元,预计期限18个月。第一证券管理的“金创尊安七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下的资金,根据第一证券的指示,委托平安信托以平安信托的名义将信托资金投资于第五十六号资产管理计划。之后,平安信托与宁波银行、民生银行签订了《第56号资产管理合同》,约定由平安信托代表180号信托作为资产委托人,民生银行作为资产管理人,宁波银行作为资产托管人。

资产管理计划随后参与了创业板股票Philisen的定涨。菲利森第一大股东杨振华与平安信托签署《信用增级协议》,确保菲利森非公开发行顺利完成,并承诺通过民生银行资产管理计划为信托认购非公开发行的金额提供本金担保及相关收益保障措施,既保证了资金又弥补了收益差额。在这种情况下,56号资产管理计划认购了菲利森募集的配套资金非公开定向发行4098.36万股,发行价格为每股10.98元,持股比例为2.86%。

截至2018年4月,飞信已跌破10.98元的发行价,跌幅超过10%。菲利森其他三位股东、陈、王守彦(与最大股东一致行动)也与平安信托签署了《信用增级协议》,均承诺提供保障措施,现金补偿条款与最大股东签署的《信用增级协议》一致。2019年3月,在56号资产管理计划下的菲利森全部股份变现后,180号信托财产专用账户余额为2.3亿元,而原信托委托财产为4.5亿元,几乎减半,亏损严重。

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确认担保协议有效

面对如此巨大的损失,菲利普森的几大股东改变了主意。180号信托到期后,杨振华等四人未按照《信用增级协议》的规定转让平安信托持有的56号资产管理计划项下的全部权益,也未向平安信托支付初始本金和信托收益。平安信托向广东省高级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认定“本案涉及的《信用增级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被认定为合法有效,对双方均有约束力”,判决杨振华等四人应向平安信托支付信托的初始本金、信托收益和违约金;四人还应向平安信托支付诉讼保全担保的保险费和律师费。

杨振华和其他四人拒绝接受一审判决,并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包括杨振华在内的四人认为《信用增级协议》无效,因为它违反了《信托法》中禁止担保等法律法规,也违反了中国证监会的相关规定。《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第十七条规定,发行人、承销商及相关人员不得直接或通过其利益相关者向参与认购的投资者提供资助或补偿。同时,《信用增级协议》从未公开披露,违反了信息披露规定。

经审理,法院认为,大股东不属于金融机构,《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属于部门规章,不属于法律、行政法规;此外,本案没有证据表明《信用增级协议》规定上市公司股东向投资者作出赔偿承诺,损害了金融安全和证券市场的交易秩序。因此,杨振华等四人以此为由主张《信用增级协议》无效,依据不足。即使存在违反信息披露义务的情况,也不一定会导致《信用增级协议》无效。最后,最高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如果公开披露的话,就不会是今天了

这个案例可以用经典来形容,从中可以看出股市很深。首先,信托的委托资产为4.5亿元,将认购4098.36万股菲利森,按10.98元的发行价计算,差不多正好是4.5亿元。但法院判决所列信托的初始本金为3.97亿元,是计算信托收益和违约金的基数。这似乎表明,原来的资产管理计划用不到4亿元购买了4.5亿元的股票,但这个问题似乎被完全忽略了。平安信托原本汇4.5亿到56号资产管理计划专用托管账户,那么多出来的5000万是多少?杨振华等四人认为受托人应当利用信托财产为自己谋取利益,但未被接受。

二、中国证监会颁布的《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是部门规章。虽然不是法律,也不是行政法规,但也不是无足轻重的,好像违反了也没必要承担后果。但是,违反信息披露规定并不一定导致《信用增级协议》失效。这是合同的法律效力第一次被提到如此高的地位,大概是对合同双方信守承诺义务的最重强调。但是,如果一开始就公开披露这个可耻的信用增级协议,恐怕一开始就炸了。这个协议还能履行吗?现在还会有这些东西吗?

杨振华和其他四个人在明知自己违法的情况下签署了《信用增级协议》,并为了当时的利益签署了该协议。当股价大跌时,发现履行协议会招致巨额损失,会毫不犹豫违约。这说明他们并不是真的想承担巨大的损失,无视合同的严肃性。一般来说,他们没有诚信意识,没有契约精神。如果《信用增级协议》因违反法律法规而逃避赔偿责任,则是对合同精神的沉重打击。对他们评头论足是可以理解的。

最好两边打50板

回头看出资人,签协议的时候其实就知道协议有问题,但是在利益的驱使下,还是走了这一步,因为他们认为收益有协议的底线。这种情况在证券市场很常见,但严重扰乱了证券市场的交易秩序,否则证监会不会明确禁止。以前经常看到高价上涨,有的发行时价格倒挂,但还是有机构认购,背后大概有这样的补贴和保证抽屉协议。这一次如果菲利森不起诉违约,早就神不知鬼不觉了。这种暗箱操作是高价发行的重要原因,最后的结果是鸡毛。

这样的机构不应该受到保护,因为他们明知自己是非法的,也扰乱了证券市场的交易秩序。没有这些机构,一些上市公司的定增就无法实施。虽然看起来对上市公司不利,但它使市场因素发挥决定性作用,市场机制通过这种方式发挥自发的调节作用。但这些机构的出现,通过人为干预打乱了市场的自发调节机制,后果也十分严重,对股价造成了严重干扰。

最好的办法是两边各打50个大板,这样两个都得不到好处。但现实中这是做不到的,现在天平偏向合同方。但这似乎对证券市场并没有什么好处,因为以后可能会有更多这种见不得人的担保协议,出资人会更有信心签署这种协议,而出资人也会在运气的驱使下愿意承担风险。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其他投资者会被误导,从而做出错误的判断和投资决策。

(本文已于2月27日在《红色周刊》发表。本文观点仅代表嘉宾,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到个股只是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以上就是关于平安信托,为什么这个官司要上最高法院?占有率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强丹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