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金6亿元或“流水”的319名投资者到期清算 开盘价

股票资讯

319名私募股权投资者带着破碎的梦想,收到了基金经理上海鞠鹏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鞠鹏资产”)发布的《关于进入鞠鹏大观稳定收益优先私募系列基金清算期的公告》。我期待四年内还8亿元本息,不然就要花时间照镜子了。

相关投资者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四年前,每个人都拿出数百万储蓄购买鞠鹏大观基金,期望在某房地产公司a股上市时分享红利。但投资人6亿元的投资本金和近2亿元的应付利息,直到基金清算,依然不见踪影。之前承诺的劣质基金和失败的股份回购都没有消息。”

根据清算公告,2021年2月15日,鞠鹏大观基金到期清算。截至发稿时,相关投资者表示:“我没有收到任何偿还资金的消息。”

“恒大回归A”的诱惑

鞠鹏大观基金投资人张艳(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2017年初,我听说一家房地产公司要从香港市场回归a股。我对此非常乐观,就像理财规划师宣传鞠鹏大观基金,强调它是优先基金,劣质基金提供安全缓冲一样。同时,一家房地产公司承诺,如果不能上市,就回购股票,此举打动了投资者的心。”

根据鞠鹏大观稳定收益优先私募股权基金一号合同,基金的目标项目是合伙企业募集的资金按规定主要以股权或债权的形式直接或间接参与某知名房地产公司的项目。大观基金理财规划师李越(化名)在基金推介和宣传期间告诉投资者:“投资目标是间接或直接参与某房地产公司的借壳上市项目。”

鞠鹏大观基金虽然是股权投资项目,但投资收益是固定收益。根据鞠鹏大观基金当时发布的宣传材料,“鞠鹏大观稳定收益优先私募一号基金”初始投资额为100万元。其中,100万元至300万元(不含)的预计固定收益年化9%,300万元至600万元(不含)的预计固定收益年化9.1%,600万元及以上的预计固定收益年化9.2%。

“鞠鹏大观稳定收益优先私募基金1号”和“鞠鹏大观稳定收益优先私募基金2号”分别于2017年1月26日和2017年2月15日成立。基金规模分别为3.604亿元和2.659亿元,期限为2+2年(递延)。经理是鞠鹏资产,投资者人数分别为181人和138人。

根据天空调查数据,鞠鹏资产的大股东是上海聚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聚派集团”),持有鞠鹏资产85%的股份。

张艳说:“很多房地产行业的投资者都知道,酷派集团的老板周信和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徐佳音关系密切。这让我们对项目更有信心。”然而,截至发稿时,《中国证券报》记者未能证实这一说法。

投资结构是层层嵌套的

恒大重返a股项目终止后,看似拥有“优先+劣质基金”双重保险的鞠鹏大观基金,因投资结构复杂暴露出其隐藏的问题。

2019年3月,酷派集团发布的《鞠鹏大观稳定收益优先私募股权基金2018年度管理报告》对基金投资情况进行了详细描述:鞠鹏大观基金作为优先有限合伙人,以淘芸(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作为普通合伙人和执行合伙人,被北京淘芸一号产业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淘芸一号”)接纳。同时,桃云资本集团有限公司(“桃云资本”)作为次级债出资进入桃云一号,桃云一号共借款15亿元人民币委托桃云资本投资。桃云资本作为唯一的LP,与大资丁锐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共同作为GP加入深圳中融鼎兴投资合伙(有限合伙),总资本30亿元,最终中融鼎兴直接参与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即房地产公司)的资产重组项目,资本30亿元。

鞠鹏大观基金相关负责人在与投资者的电话会议上表示,进入某房地产公司项目的30亿元资金中,包括鞠鹏大观基金6亿元。

据天空调查数据显示,中融鼎兴是桃云资本的全资子公司。桃运资本成立于2014年11月,注册资本2亿元,控股股东为文晓东,持有90%的股份。

张艳表示:“2017年投资初期,鞠鹏大观基金相关负责人只告诉投资人,项目资金将用于恒大a股回报项目,但没有详细说明资金流向细节,包括不同层次的产品结构。后续投资人发现项目支付存在问题时,提出查看资金流向集团的具体情况,但对方未给出相关支付证明,资金去向成为谜。”

在向投资者介绍基金投资项目的亮点时,李越表示,桃云资本承担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担保。同时,大观基金投资6亿元,为优先基金,期限2年;某信托出资15亿元(3年期),桃云资本出资9亿元作为次级债。

李越补充说,事实上,信托和桃云资本不如鞠鹏大观基金,较低的水平为优先本金和收入提供了安全缓冲。此外,一家房地产公司承诺平均每年股息约为7.79%。如果承诺在三年不上市后赎回本金,客户的收入将得到保证。

鞠鹏大观基金的另一位投资者郑伟(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我们从理财规划师那里了解到,劣质基金没有到位,因此酷派集团没有资金支付。投资者2018年3月才收到第一年的利息,此后一直没有收到利息和本金。”

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戴长虹表示:“从法律角度看,鞠鹏大观基金与房地产股权资产没有直接对应关系,鞠鹏大观基金只是桃云资本的债权人。鞠鹏大观基金投资人只能通过债权向债务人韬云资本索赔。从目前的法律关系来看,房地产项目的运营和收益与投资者在大观无关。”

失踪的6亿元

投资者得知购买的私募产品层层嵌套,资金下落不明后,要求鞠鹏大观基金追回投资款。2019年,酷派集团代表鞠鹏大观基金对桃云资本提起诉讼,于2020年2月4日获得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胜诉(案件编号:(2019)沪01民初219号)。

根据法院判决文件,2017年2月24日,颜资产与资本签订了《产权股份回购协议》(以下简称《回购协议》)。双方同意颜资产在一号投资两年。有权随时要求云韵资本回购其持有的第三人云韵一号全部股份,对应实收资本6亿元(以实际支付金额为准),并同意回购对价为12。

截至鞠鹏资产提起诉讼之日,鞠鹏资产尚未从第三人陶云一号取得投资收益,公司多次以书面形式要求陶云资本回购鞠鹏资产持有的陶云一号股份,但陶云资本于2019年6月19日明确回复拒绝鞠鹏资产的回购请求。

陶云资本声明,回购协议不符合《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股权管理业务经营管理暂行规定》,应属无效。本案为私募产品,应符合风险与收益匹配的要求。最终,这种情况下的项目上市后退出会获得利润,但项目至今未退出,应由合伙人共同承担风险,而不是桃云资本或第三方。

另外,桃运资本指出,即使回购协议有效,目前也不符合回购条件。因为鞠鹏资产认缴出资额为7亿元,但实际实收出资额为6亿元,鞠鹏资产未完成全部实收出资。根据回购协议第二条规定,全部实缴出资完成之日为投资开始日,但开始日尚未到,故不符合回购条件。

法院判决道云资本主张道云一号为私募基金,但未提交证据证明这一事实。就本案而言,鞠鹏资产只是合伙企业的有限合伙人,不是基金投资人,而桃云资本本身也不是基金管理机构。双方的法律关系应根据协议和合伙企业法的规定进行调整和规范。同时,法院承认回购协议的合法性和有效性。终审判决,桃运资本应向原告鞠鹏资产支付回购本金及投资收益6亿元。

根据法院公开信息,桃云资本涉及民间借贷、金融借贷等多项合同纠纷,已被法院列为不诚信公司、高消费企业。实际控制人文晓东被迫限制高消费。

针对投资者的回暖,桃云资本董事长温晓东在2020年12月29日由酷派集团组织的电话会议上表示,作为中融鼎兴的投资者,桃云资本在春节前就在推进公司在恒大项目中的分红归属问题。2018年和2019年的股息预计在8.3亿元至8.4亿元之间。如果顺利的话,2021年7、8月就可以分红了。

现在基金到期清算,鞠鹏大观基金投资人6亿元本金和投资收益依然下落不明。《中国证券报》记者多次致电桃云资本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以上就是本金6亿元或“流水”的319名投资者到期清算开盘价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强丹股票网其他的资讯!